股权

股权案例15:苹果Apple

乔布斯和苹果公司 苹果起始阶段的股权比例是乔布斯和沃兹尼亚克各45%,韦恩10%。 苹果电脑虽然是沃兹尼亚克开发的,但是因为乔布斯不仅是个营销天才,而且拥有领导力,因此在股份上占了大比例。韦恩拥有10%是因为其他两人在运营公司方面完全是新手,需要他的经验。由于厌恶风险,韦恩很快就退股了。 苹果经营初期非常缺钱,乔布斯甚至打算用公司1/3股份换取5万美元。这时,硅谷投资人马库拉为苹果公司带来了25万美元的运营资金,还带来了宝贵的商业经验,他占了26%股份。这样,苹果新的股权结构变成:乔布斯、沃兹、马库拉各26%,剩下的22%用来吸引后续投资者。 苹果公司在马库拉投资后没有经历后续融资,4年之后上市,上百名员工成了百万富翁。创业团队在组建过程中需要制定股权分配方案。随着公司逐渐变大,资本需求会越来越旺,后续融资不可避免,引进经验丰富的运营人才也必须授予其股权或期权,这些都会稀释创始人的股权。 苹果当年是单一股权结构,同股同权,苹果上市后,乔布斯的股权下降到11%。 后来苹果遭遇IBM竞争,业绩下滑,由于乔布斯与大部分管理层意见不合,乔布斯被除去的董事长职务,对公司具体部门和重要事务不能进行任何直接的管理。 创始人之间的内斗,给外部投资者创造了夺取公司控制权的机会。 防止创始人的控制权不被夺走,最好的股权架构就是双层和三层,比如面子书和谷歌就是很好的代表。

股权案例14:小米

小米—— 小米有八大创始人,小米成立之初,雷军投入远比其他合伙人庞大的资金,独掌了70%股份。 2011年,小米完成A轮融资1025万美元,雷军参与300万美元。同年完成B轮融资3085万美元,雷军又参与300万美元。这些早期布局投资后来奠定了雷军股权的基本盘。同时,雷军对初创期的四十多位员工的股权授予。 小米的创始合伙人、员工、投资人等所有股份都是在“小米集团”整体持股的,由小米集团公司再整体持有小米多个业务板块的股份,而不是分散持股。这样就保证了小米利益相关者的整体利益是完全一致的。   据小米的招股书显示,公司股本将分为A类股份和B类股份。AB股设置能让公司创始人通过较少股份把握更多控制权。其中,A类股份持有人每股可投10票,B类股份持有人每股可投1票。 小米的创始人雷军和管理层林斌持有股份为A类股,也就是说雷军拥有31.41%的股权,却能享受比例超过50%的表决权,是小米集团控股股东。后来雷军持股被稀释至23%,但通过AB股设置,雷军依然能拥有50%左右的投票权,从而实质控制小米。

股权案例13:阿里巴巴

马云、阿里巴巴与 阿里巴巴2014年在美国上市。至2017年,阿里巴巴第一大股东软银持股29.2%,第二大股东雅虎持股15%,第三大股东马云持股7%,蔡崇信持股2.5%。虽然软银和雅虎为第一第二大股东,但马云依然掌握阿里巴巴的控制权。 阿里巴巴初期获得孙正义、日本软银银行和雅虎资金上的投入,淘宝网和支付宝才得以迅速做大。马云是有战略性眼光的,投资人可以赚钱,但绝对不能有控制权。   为了在只拥有少部分股权的同时保证马云和创始团队的控制权,阿里巴巴提出了合伙人制的变通之法。 具体来说是这样的:其实就是公司章程中设置的提名董事人选的特殊条款——由一批被称作“合伙人”的人,来提名董事会中的大多数董事人选,而不是按照持有股份比例分配董事提名权。 它可以让一家公司的内部人士在公司上市之后也能维持对公司的控制权。软银虽然是大股东,但是只有分红的权益,没有决策的权力,董事会才有最终决策权。 事实上,阿里巴巴上市以来,任何利润都没有通过分红的形式派发给股东。阿里巴巴的股东要想获利,只能在二级市场抛售阿里巴巴的股票来获得高额利润。

股权案例12:华为HUAWEI

把员工股份激励做到极致 华为成立于1987年。创业期的华为由于市场拓展和科研投入需要大量资金。1990年,华为第一次提出内部融资、员工持股的概念,增强员工的归属感,同时激发员工努力工作。 华为采取这种方式融资,稳住了创业团队,在未来稳健发展,销售额收益达亿、市场拓展至海外及中国主要城市和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设立研发中心。 2001年,华为开始实行名为“虚拟受限股”的期权改革。 虚拟股票是指公司授予激励对象一种虚拟的股票,激励对象可以据此享受一定数量的分红权和股价升值权,但是没有所有权,没有表决权,不能转让和出售,在离开企业时自动失效。虚拟股票的发行维护了华为公司管理层对企业的控制能力。 目前任正非持股1.4%,员工持有公司98.6%的股权。 华为公司的股权激励历程说明,股权激励可以将员工的人力资本与企业的未来发展紧密联系起来,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体系。员工获得股权,参与公司分红,实现公司发展和员工个人财富的增值,同时与股权激励同步的内部融资,可以增加公司的资本比例,缓冲公司现金流紧张的局面。

股权案例11:京东JD

创始人——刘东强如何保持话语权 京东商城是中国大陆一家主要为B2C模式的购物网站,由刘东强创办。京东创业团队从2007年获得第一轮天使投资是1000万美元,代价为30%左右的“A类可赎可转优先股”。2009年,B轮风险投资为2100万美元,2010年C轮风险投资为1.38亿美元,后续接受了腾讯12.4亿美元进行上市前的最后融资。 当发现创始团队股权稀释轨迹后,方知原始股的珍贵。所以,创业公司在IPO之前都要考虑股权的多轮融资,不能轻易分配股权,创业公司在未来股权结构上应留有更多的变动余地。 在多轮融资后,创业团队的股权在不断稀释,如何保障在企业内的话语权?创业企业在股权结构设计时需要适当把股权与投票权分离。 截至2019年2月28日,京东CEO刘强东持有公司15.4%股权,为第二大股东。第一大股东是腾讯,持股比例17.8%,沃尔玛持有京东9.9%的股权,为其第三大股东。 虽然如此,京东股东的股权比例和投票权比例相差较大。刘强东持有京东79%的投票权,因此仍然具有绝对主导权。腾讯是京东第一大股东,但投票权仅为4.5%。沃尔玛为其第三大股东,只拥有2.5%的投票权。

股权案例10:腾讯Tencent

腾讯创立之初 五虎的 腾讯创立之初,“五虎将”一共凑了50万元,其中马化腾为首席执行官,出资23.75万元,占47.5%。张志东为首席技术官,出资10万元,占20%。陈一丹为首席行政官,出资5万元,占10%。许晨晔为首席信息官,出资5万元,占10%。曾李青为首席运营官,出资6.25万元,占12.5%。 我们知道,很多企业在创立的时候,创始人喜欢占股51%、67%以上,为什么腾讯五虎没有这样分配股权呢? 马化腾在接受多家媒体的联合采访时承认,他最开始也考虑过和张志东、曾李青三个人均分股份的方法,但最后还是采取了创业团队根据分工和能力分配不同的股份。产品、技术、运营是腾讯的三个支柱,所以负责相应模块的合伙人拿到的股份就高。 后来有人想加钱、占更大的股份,马化腾拒绝了,“根据我对你能力的判断,你不适合拿更多的股份”。因为在马化腾看来,未来的潜力要和股份相匹配,不匹配就要出问题。如果拿大股的人不干活,干活的人股份少,矛盾就会出现。 面对资本的进入,公司获取投资资金时,腾讯2002年经营团队也让自己占59.8%的绝对控股地位。

股权案例9:奇虎360

奇虎360的 360是一家主营安全相关的互联网公司,旗下产品有360安全卫士、360杀毒、360搜索、360安全浏览器、360手机助手、360手机卫士等多项业务。 公司创建初期,资本方股份则相对较少,奇虎360拿出40%作为股权激励池。 员工通过股权激励,获得相应的收益权并共同承担企业经营风险。 其中董事购股价格为每股5.2美元,员工购买价格为每股2.8美元。该股份不得转让、抵押,可分四次兑现:每隔12个月允许员工出售所持股份的25%,4年后可全部套现,由CEO提前进行评估并敲定价格。 以保守每股30美元推算,该部分股票及期权价值11.4亿美元,这也就意味着360部分员工的身家将超过1000万人民币。在奇虎360上市后加入的人才,也有机会享受到股票和期权。 截至2013年,奇虎360所有高管和董事持股比例为40.4%,持股的高管和董事共拥有64.9%的投票权。

股权案例8:百度Baidu

中国的GOOGLE “不要轻易将主动权交给投资人,在创业的过程中没有人会乐善好施。” 百度最初股份分成三部分:一部分为创始人持有,一部分由风险投资者持有,还有一部分是员工持有的股票期权。其中,团队核心人物李彦宏50%与徐勇16%,占有绝对控股地位。 2005年百度成功上市,为了防止被收购,百度设立了关卡那就是对公司股份的A类股和B类股的划分。这种股份安排叫做双层股票结构,其操作思路如下:将在公开市场发行的股票称做A类股票,每股拥有1票表决权,而所有原始股份为B类股票,每股拥有10票表决权。 一旦李彦宏及其团队合计持有的B类股所占已发行B类股比例不足5%,所有B类股将立即转为同等数量的A类股,并且公司从此不再发行B类股。这意味着即使潜在收购者买进绝大部分原始股,也无法在董事会拥有足够的表决权。 其他关卡则是“五人董事会计划”、“摊薄计划”和“改组董事会计划”。百度设立管卡的目的除了阻碍谷歌之流控制公司的算计,也是为了确保百度不屈服于机构投资者、公众股东压力之下,唯华尔街马首是瞻,更方便于创始人持续掌控公司命脉,按照自己的思路经营百度。 为了保证对百度的控制力,李彦宏甚至刻意调低上市的融资额及公开售股比例。目前,李彦宏夫妇合计拥有21.3%的百度股票,正是因为他们手中持有的百度股票具有十倍于普通股票的投票权,他们拥有了对百度绝对的控制权。

股权案例7:谷歌Google

谷歌最初的   谷歌创业初期,谷歌的股权由创始人佩吉和布林平分。 谷歌公司还没成立之前佩吉和布林就面临资金短缺,他们想筹集5万美元。最后成功获得硅谷风投人安迪·贝托尔斯海姆的支助,一张10万美元的支票。 谷歌公司未注册就得到了10万美元的投资,谷歌创业时的车库租金及办公桌椅就是用了这笔钱。正式创业第二年,硅谷著名风投公司KPCB和红杉资本风险投资公司为谷歌注入125万美元,谷歌以公司股权的10%作为回报。 得到如此大笔的钱,谷歌先是搬到了更大的办公室,然后从单一的英语搜索扩展到各主要语种,比如法语、德语、俄语、意大利语、中文、日语和韩语。 2004年,谷歌上市,近2000名员工获得配股。谷歌公开发行了它的股票,每股单价为85美元,融资金额近20亿美元。 谷歌则在上市时重拾美国资本市场消失已久的AB股模式,佩吉、布林、施密特等公司创始人和高管持有B类股票,每股表决权等于A类股票10股的表决权。 2012年,谷歌又增加了不含投票权的C类股用于增发新股。这样,即使总股本继续扩大,即使创始人减持了股票,他们也不会丧失对公司的控制力。2015年,佩吉、布林、施密特持有谷歌股票将低于总股本的20%,但仍拥有近60%的投票权。

股权案例6:新浪网Sina

被踢出新浪的创始人 新浪从成立之初就有股权过度分散的问题存在。随着资本的进入,王志东的股份从20%,稀释到13%,然后是6%,最后被踢出新浪。 他的经历也给所有创业者提了一个醒,创始人对于公司绝对控股权的重要性。 新浪网成立于1998年底,王志东为首的管理层占股21%。1997年9月,新浪网引入三家国际高科技风险投资公司,为新浪提供了发展所需的资金,同时也引入了国际先进的管理理念,为日后新浪做大品牌打下了基础,但也为日后股权的分散埋下了伏笔。 新浪复杂的股权和管理层结构,令王志东耗费大量精力试图改造。 2001年,国际互联网泡沫破灭,王志东想乘华尔街自顾不暇之机,按业务把新浪拆分重组,但方案不同于华尔街的想法,也与当时流行的合并背道而驰。 王志东辞职与中华网即将收购新浪事件有关,此前双方已经就合并的事宜进行了两次接触。不过,之后新浪董事会决定让新浪被中华网收购。主要内容已经变成了重新分配合新浪网员工在被收购后的职务。   王志东当时极力主张和中华网双方通过股权置换进行合作,但董事会已经对新浪的前景失去信心,因为新浪网即使按目前广告收入的增长情况来看,要是现盈利至少是两年以后。 “我跟董事会在看法上发生了冲突,也跟董事会某些人出现了利益上的冲突,最后被迫离开。”2001年6月,王志东被解除新浪网的首席执行官和董事职务。